<rt id="u4ucq"><wbr id="u4ucq"></wbr></rt><rt id="u4ucq"><noscript id="u4ucq"></noscript></rt>
<sup id="u4ucq"><div id="u4ucq"></div></sup>
<samp id="u4ucq"></samp>
手機站 廣告聯系

泉州茶葉網|安溪鐵觀音-福建茶鄉人自己的網站

程琳:35年前憑一首《小螺號》成名 如今成立公益基金要為音樂行

來源:未知 作者:泉州茶葉網 人氣: 發布時間:2018-06-20
摘要:開始像一段緩慢的、節奏自由的古典小品。突然,如音樂之神驟然降臨,演奏者似乎有意吊吊聽眾的胃口,在鍵盤上隨意試驗起來,以各種調式與和聲加之變奏。轉而左手彈起一連串的和弦,右手彈出一個強拍,好像兩只貓在夜間漫步,又如精靈一般捉摸不定,搖擺起伏

  開始像一段緩慢的、節奏自由的古典小品。突然,如音樂之神驟然降臨,演奏者似乎有意吊吊聽眾的胃口,在鍵盤上隨意試驗起來,以各種調式與和聲加之變奏。轉而左手彈起一連串的和弦,右手彈出一個強拍,好像兩只貓在夜間漫步,又如精靈一般捉摸不定,搖擺起伏的韻律在大廳內遨游……

  此為2017年12月19日,牧云音樂基金籌備工作發布會上,18歲的爵士鋼琴家阿布在演奏一首他正在創作的未經任何排練的未完成鋼琴曲,以此顯示原創音樂的自由精神、創造力和激情。

  “半曲”完畢,燈光下,鋼琴前,一頭短發的阿布緩緩起身,向程琳的方向伸出右手,邀請她與自己進行一曲二胡合奏。作為牧云文化藝術基金會與牧云音樂基金的發起人之一,程琳這一刻“感覺無比欣慰”。

  阿布最早由中國爵士演奏家劉元發現,是牧云音樂基金資助的第一位年輕音樂人,幫助他也是程琳發起專項音樂基金的初衷。

  2014年,年僅14歲的阿布在爵士上海音樂節與世界級爵士鋼琴大師Chick Corea同臺獻藝,同年,阿布入讀美國茱莉亞音樂學院預科班,主修古典鋼琴。2015年,阿布簽約德國森海塞爾唱片公司,格萊美大獎錄音師雅各布·亨德爾親自為其操刀首張專輯;2016年,阿布獲瑞士蒙特勒爵士節鋼琴比賽評委會一等獎和觀眾選擇獎。正是這一年,程琳與來北京演出的阿布相識。

  意識到阿布超凡天賦與潛力的程琳,決定幫助這個來自中國的年輕人走向更廣闊的舞臺。幾經輾轉,程琳找到阿布的父親。彼時茱莉亞音樂學院高昂的學費幾乎要將這個不太富裕的家庭壓垮。

  “因為是預科班,還沒有獎學金,之所以仍在苦苦堅持,是因為阿布爸爸不希望兒子‘傷仲永’,希望他變成有修養、有理想的,真正的音樂家。”程琳探訪得知。

  “這樣的孩子就應該支持,幫助他把才華施展出來。”這成為程琳最初做專項音樂基金的動力,“好的音樂,不只屬于我們,更是屬于整個人類的精神財富。比如貝多芬,他的音樂屬于哪一個國家嗎?他的父母嗎?人人都有責任愛護他們。在這一點上,我是個‘世界公民’。”

  如今,牧云音樂基金承擔了阿布的部分學費,同時為他提供專業指導和在國內的演出機會。

  為拯救大熊貓而創作的公益歌曲《熊貓咪咪》發行于1984年,收錄于程琳的專輯——《新鞋子舊鞋子》。

  程琳出生于河南洛陽一個藝術世家,父母從事豫劇表演且為洛陽藝術學校創始人。受家庭熏陶,6歲起,程琳師從名家學習二胡表演,11歲考入海政歌舞團。

  彼時正值改革開放,文化領域漸漸復蘇,禁錮已久的國人開始嘗試各種前所未有的音樂形式。因為一首膾炙人口的《小螺號》,年僅13歲的程琳一夜成名,成為新中國歌壇年齡最小的第一代歌星。

  批判和反對的聲音同時出現。1981年1月,某中央級報紙副刊刊登了一篇名為《珍惜孩子的天賦》的評論文章。文章特別提到,一位13歲的小歌手模仿港臺歌星,演唱中“帶著哭腔”甚至具“挑逗性”。

  批評文章發表后,程琳不再被允許公開演唱。“經常在后臺哭鼻子,但年紀小,喜歡跳皮筋,跳著跳著就忘了。”程琳笑著回憶。

  在她的演唱生涯幾乎中斷時,如同今天的程琳與阿布,一位“伯樂”出現了。偶然一次機會,李谷一在海軍醫院舞臺的側幕旁聽到了程琳的演唱。聽完,李谷一流淚了,當即決定幫助程琳。

  1983年除夕,第一屆央視春晚,李谷一因為有“流行味道”而飽受爭議的歌曲《鄉戀》解禁。這一年,15歲的程琳頂著壓力復出,出版了兩盒專輯——《小螺號》與《童年的小搖車》。專輯很快銷售一空,卻也再次把程琳推上風口浪尖。

  這一次的情況比兩年前更為嚴重,當時的音樂類報刊上,直接刊登了“俗不可耐的《小螺號》又吹響了”的批評文章。彷徨中,李谷一、東方歌舞團團長王昆和國畫大師李苦禪等挺身而出,找到相關部門,一句“你們不讓唱,我來培養”,要走了程琳。1984年,程琳調入東方歌舞團,開啟了音樂生涯的新階段。

  “王昆、李谷一、李苦禪等老師給我樹了一個標桿。”就在去世前一兩年,八十幾歲高齡的王昆依舊親自給程琳上課,幫她開嗓,管吃管住,家門完全為學生敞開。這段前輩對后輩無私提攜的故事,讓程琳感恩至今。

  “我的歌唱生涯是老一輩大師幫我‘吹響’的。我對阿布的幫助也是源自于老一輩藝術家的耳濡目染,包括我做教育的父母的熏陶。何為傳承?就是上一代人為下一代人搭一座橋,為10年、20年、50年之后打下基礎。”

  古巴鋼琴家阿爾弗雷多·羅德里格斯,是2010年上海世博會鋼琴曲《英文變奏曲》的演奏者。2009年,程琳與阿爾弗雷多相遇于邁克爾·杰克遜御用傳奇制作人,27次獲得格萊美獎的昆西·瓊斯的家中。

  阿爾弗雷多的故事震撼了程琳。十幾歲便在古巴嶄露頭角的阿爾弗雷多,偶然遇見了昆西·瓊斯,昆西·瓊斯告訴他:“你要到美國,只有美國才能給你面向全世界的舞臺和繼續學習的機會。”苦于當時古巴與美國斷交,阿爾弗雷多幾年之后才尋得一個由墨西哥偷渡到美國的機會,結果在邊境被巡防人員截獲。

  阿爾弗雷多解釋了自己偷渡的原因,邊防人員不相信,找來一架鋼琴,請他彈奏。一曲感情豐沛、韻律優美的鋼琴曲演奏完畢,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盡管違反法律條文,但為了不使一個天才被埋沒,警察選擇將阿爾弗雷多護送過境。

  “所有的邊境都是人為設置的,音樂是沒有邊境的,人人都可以成為世界公民。”如同阿爾弗雷多從古巴到美國,國家與文化的跨越,程琳將自己1990年至1995年出國游學的5年,形容為精神與理想的一次“越境”。

  1984年,程琳與臺灣地區音樂家侯德健合作,相繼推出了《酒干倘賣無》《熊貓咪咪》《新鞋子舊鞋子》《趁你還年輕》等一批廣為流傳的歌曲,并于1988、1989年兩登央視春晚,獻唱《信天游》與《好小子》。此后,她棄掉如日中天的演唱事業,消失在公眾視野。

  “突然就想換個環境,換一個自我。”1990年,程琳先后輾轉澳大利亞、法國,最后到達美國,在加州大學進修英文和作曲。她重拾二胡,致力于二胡與搖滾樂、爵士樂以及弗拉明戈等音樂的融合。

  留學經歷為程琳打開了一條音樂發展的新通途,也幫她尋找到了個人精神理想的新境界。

  “首先便是個人價值觀的覺醒。”到美國之后,程琳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將自己的杯子倒空”,接納新文化。在加州大學就讀期間,很多大學都設有教堂這一點讓程琳感觸頗深,她第一次發現道德標準、付出精神、向善之心也是教育的一部分;而每到周末全民參與社區服務、老人院服務的公益意識,也令她有所觸動。

  程琳聽聞了鋼鐵大王卡內基的那句話——“把財富帶進棺材是可恥的”;傳承六代的洛克菲勒家族不斷參與文化、衛生、慈善事業,并于1921年建立北京協和醫科大學的故事,更新著程琳的認知;與熱衷公益的昆西·瓊斯、KC Porter等傳奇音樂人的交往,則不斷啟發著她對音樂與生命的思考。

  1995年,學成歸國的程琳推出個人專輯《回家》,并將二胡融入創作之中,于3年后舉辦二胡獨奏音樂會,推出CD《新新二胡》EP專集。2004年,程琳應邀參加“中法文化年”,在故宮午門前與“法國電子音樂之父”雅爾同臺演出。2008年,程琳攜手美國金牌音樂制作人、三屆格萊美得主KC Porter為北京奧運會創作了中英雙語歌曲《比金更重》。2010年,程琳應美國好萊塢音樂制作人Spencer Proffer邀請,赴美國洛杉磯錄制一首以“世界地球村”為主題的公益歌曲《世界公民》。

  “不做善事的人不是真正的富有。”音樂風格的轉變與精神信仰的追求互相呼應,程琳開始重新尋找自己與世界鏈接的源頭。

  梁和平早年就職于中央樂團,是中國搖滾的第一批實踐者,崔健最早的樂隊鍵盤手,何勇《垃圾場》的制作人。2012年,梁和平不幸遭遇車禍,折斷了第六和第七根脊椎,導致高位截癱。

  “我們曾為他發起募捐活動,但只是解一時之急。”版權意識及相關法律的長期缺席,某種程度上,“‘虧欠’了一代原創音樂人”。程琳介紹,在西方,一首成名曲,便足以讓一個音樂人衣食無憂,而在國內,版權立法與維權一直是個難題,尤其在廣播電視節目制作與網絡閱讀下載等領域更是如此。

  在程琳看來,這是“土壤”問題,大部分人甚至沒有意識到任由盜版泛濫的代價:好音樂越來越少,最終阻礙的是整個行業的進步。帶著這些思考與經驗,程琳和團隊賦予牧云音樂專項基金三個使命:一手抓天才培養,一手抓音樂教育普及,同時推進版權立法與維權。除崔健與程琳外,基金的發起人還包括中國最具影響力的DJ張有待,今典集團董事長張寶全,牧云社秘書長、企業家欒藝銘,以及執業多年的海歸律師張利賓與他的律師團隊。

  “除了版權問題,制作人、經紀人也需要培養,這一系列問題都跟法律法規有關。”張利賓與團隊正躍躍欲試,希望能夠還上“欠”音樂家的“債”,也給整個行業“松松土”。

  真實透明、規則嚴明是牧云音樂基金的一大特點。對梁和平的扶助雖已經過理事會決議,但因牧云文化藝術基金會并不屬于救助型基金會,最終,基金理事會決定,對梁和平的捐助由理事們自掏腰包,堅決不立假項目。

  程琳和崔健相識近30年,“是知己也是死對頭”,程琳笑言自己和崔健個性都極強,2008年程琳重新編曲翻唱崔健的歌曲《迷失的季節》時,兩人因為音樂理念“吵”得不可開交。共同面對音樂基金一應事務,二人不但沒有分歧,反而產生了惺惺相惜之感。

  牧云音樂基金的籌備工作發布會,崔健提出一切從簡,“不請記者,也不宣傳,先做事”。

  “正是因為如此,我才服他,欣賞他。”程琳告訴《中國慈善家》,“有一年我跟某電視臺有個合作,其中一個節目里有幾百個小孩,全都是對口型,我轉頭就走了。因為我是帶著學生來的,必須給學生做出榜樣。做基金會更需要如此。”

  目前,牧云文化藝術基金會正持續推進,涉及繪畫、建筑等不同領域的專項基金已開始籌備組建,程琳的下一步,則是將精力集中在“制定更加詳盡的挑選、培養年輕音樂人的標準”上。

  “后續還會有更多音樂家加入進來,一起做評判,這樣才公平。但最基本的條件就是這個人要有愛,愛惜自己也尊重別人。人格的健全非常重要,我們希望培養出的年輕人都能有感恩的心。”雖然這一切還在醞釀當中,但程琳心中已經有了譜兒,她首先要關注的并不是天賦或技術,而是年輕人的心性和人格。

  回饋社會不單單指金錢,還指將商業操作模式、才智、內心和精神,投入到大眾共同面臨的社會問題中去,打造一個更加和平、平等的世界。在程琳與美國音樂家K.C Porter聯合創作的《比金更重》里,有兩句歌詞這樣寫道:“把你的世界奉獻,你付出的一切比金子更重。”

  如今,阿布的父親已經成為牧云文化藝術基金會的義工,阿布也會在回國時參與一些普及音樂教育的公益活動。程琳說:“我希望這些行動能啟發身邊的人。”

責任編輯:泉州茶葉網

泉州茶葉網獨家出品

新聞由機器選取每5分鐘自動更新

手機:15106089909 郵箱:364655466@qq.com
地址:福建省泉州市安溪縣

上海快三平台上海快三主页上海快三网站上海快三官网上海快三娱乐 海门 | 资阳 | 铜陵 | 崇左 | 眉山 | 漳州 | 定西 | 嘉善 | 宁德 | 南平 | 大同 | 黄石 | 三亚 | 恩施 | 贵港 | 钦州 | 通化 | 黑龙江哈尔滨 | 铜川 | 内江 | 达州 | 石河子 | 台南 | 河池 | 九江 | 四川成都 | 东海 | 包头 | 清徐 | 乐山 | 包头 | 十堰 | 广饶 | 河源 | 喀什 | 河北石家庄 | 许昌 | 汕头 | 宁波 | 海安 | 三沙 | 萍乡 | 溧阳 | 平凉 | 无锡 | 济宁 | 双鸭山 | 忻州 | 和县 | 钦州 | 三亚 | 张掖 | 汉川 | 遂宁 | 衡阳 | 庆阳 | 德州 | 荆州 | 盐城 | 海东 | 台北 | 肇庆 | 任丘 | 白银 | 厦门 | 邯郸 | 陕西西安 | 阳江 | 滁州 | 株洲 | 江苏苏州 | 廊坊 | 巴彦淖尔市 | 新乡 | 荣成 | 吉林长春 | 曲靖 | 万宁 | 黑龙江哈尔滨 | 绥化 | 宝应县 | 长治 | 台中 | 东方 | 曹县 | 诸暨 | 陵水 | 江西南昌 | 文山 | 楚雄 | 东阳 | 防城港 | 广饶 | 诸暨 | 海东 | 鹰潭 | 馆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