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u4ucq"><wbr id="u4ucq"></wbr></rt><rt id="u4ucq"><noscript id="u4ucq"></noscript></rt>
<sup id="u4ucq"><div id="u4ucq"></div></sup>
<samp id="u4ucq"></samp>
手機站 廣告聯系

泉州茶葉網|安溪鐵觀音-福建茶鄉人自己的網站

伍秉鑒:他賣出過世界上最貴、最好的茶葉

來源:未知 作者:泉州茶葉網 人氣: 發布時間:2018-06-20
摘要:2001年,伍秉鑒被華爾街日報亞洲版列為一千年來世界上最富有的五十人之一。其中六名中國人上榜,分別是成吉思汗、忽必烈、劉瑾、和珅、伍秉鑒和宋子文。此文頗不嚴謹,宋子文的所謂“富裕”已被中外學者證實為戰時日本捏造的謠言。 伍秉鑒(1769—1843),又

  2001年,伍秉鑒被華爾街日報亞洲版列為一千年來世界上最富有的五十人之一。其中六名中國人上榜,分別是成吉思汗、忽必烈、劉瑾、和珅、伍秉鑒和宋子文。此文頗不嚴謹,宋子文的所謂“富裕”已被中外學者證實為戰時日本捏造的謠言。

  伍秉鑒(1769—1843),又名伍敦元,祖籍福建泉州晉江安海,生于廣州。他的父親伍國瑩曾是十三行總商潘啟官的賬房先生。

  伍秉鑒所創立的怡和行品牌與積累的巨額財富一直是個謎。相關記錄很少。伍秉鑒的朋友、美國商人亨特在1882年出版《廣州番鬼錄》一書,記載了伍秉鑒經商生涯的一些珍貴信息,至今,大部分關于伍秉鑒的文字記錄,都能看出與此書有關。

  浩官(伍家經商用名)究竟有多少財產,是大家常常談論的話題;但有一次,因提到他在稻田、房產、店鋪、錢莊,以及在美國、英國船上的貨物等各種各樣的投資,在1834年,他計算一下,共約值2600萬元。

  這里的2600萬元的“元”多被解釋為一兩銀子,據恒慕義(Arthur William Hummel)主編的《清代名人傳略》,這里的“元”應為西班牙銀圓。后期稱“鷹洋”。

  ……W先生的賬目和浩官的進行核對,浩官得到有利差額共計7.2萬元。而這筆錢,他只收取一張期票,并將其鎖在保險箱里。有一天,W先生去拜訪他這位中國老友,老友說:“你離家這么久了,為什么不回去?”

  W先生回答說他不能回去—他無法注銷他的票據,只是此事阻礙他。浩官立刻把賬房叫來,并命令他把庫房內裝期票的那個封袋拿來。把W先生的期票拿出,他說:“你是我的第一號‘老友’,你是一個最誠實的人,只不過不走運。”他接著把期票撕碎,將紙片扔進廢紙簍,并說;“好了!一切取消;你可以走了,請吧。”

  盡管筆者對19世紀國際貿易知之甚少,但根據伍秉鑒的其他商業行為判斷,這并不意味著伍秉鑒放棄了債權。因為伍秉鑒經常給予他的商人朋友提供賒賬、無擔保投資。閱讀19世紀相關經商資料,其實可以得出一個結論,伍秉鑒時代的商業信用與商業道德被我們低估了。而所謂經商的訣竅、計謀與布局被我們高估了。剛出版的《黃金圈住地》一書作者也覺得伍秉鑒的慷慨被浪漫化了。伍秉鑒后期投資美國鐵路、證券、保險業務,成為世界級的跨國財團,顯然成功并非依靠慷慨。

  伍秉鑒的成功是其品牌的成功。盡管伍家販賣的武夷茶的質量世界第一,但武夷茶從福建到達廣州,要歷經山路、陸路與水路,明朝人說“茶性淫,易于染著。區論腥穢有氣之物。不得與之近。即名香亦不宜相襟”。據記載,要保證質量,茶箱只能由沒有味道的楓木制作。這只是諸多技術中的一種。

  伍秉鑒的全部商業秘密無人知曉。我們知道的是,在歐洲,茶葉包裝上有“怡和行”的標志,就會被鑒定為最好的茶葉。“怡和行”的茶葉最貴,但被英國商人和美國商人優先搶購。

  就在不久之前,任何商業上的成功都還被我們解釋為對生產鏈上從業人員的殘酷剝削,越殘酷就越成功,僅此而已。而東京大學博士、臺灣“中研院”研究員陳慈玉的研究表明,十三行的全球化商業活動,極大提高了福建茶農的收入。

  十多年來比爾·蓋茨、喬布斯、巴菲特等商業名人讓我們對商人的看法稍有改觀,并因此對中國商人有更高期待。但實際情況是,比爾·蓋茨、喬布斯、巴菲特等人,只是伍秉鑒的后繼者。

  我們這個民族在很早就有了伍秉鑒這樣的商業奇才,令人扼腕的是,清政府并沒有善待他與他的品牌。19世紀后半葉,中國茶葉從頂級奢侈品一落千丈,淪落為極差信譽的農產品,就是伍秉鑒去世后不久的事情。

  伍秉鑒去世后,中國囤積的大量西班牙銀圓迅速流出,之后的清政府賠款由成色不一的銀兩支付,計算頗為狼狽。

  浩官的家族,曾經長期在武夷山種茶,大約是1750年,在限定廣州為對外貿易的唯一口岸之后不久,他們才首次到廣州來(這是他自己經常對我談起的)。

  據《伍氏入粵族譜》記載:伍氏入粵的始祖是伍朝鳳(1612-1692),字燦廷。由福建泉州府晉江縣安海鄉遷至廣東省城廣州以商業興家。

  伍國瑩是伍朝鳳之曾孫,字明石,號琇亭。家譜除記述其有四子—秉鏞、秉鈞、秉鑒、秉等簡單情況外,無經商具體記述。

  《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編年史》則記述了他的有關情況:伍浩官一世在1777年曾售熙春茶100箱、生絲112包給英商,但當時尚未設行成商。

  據傳說,伍國瑩在廣州街頭賣過甘蔗。在廣州炎熱的街頭,四處奔波的潘啟官在買甘蔗解渴的時候聽出了鄉音,于是建議福建小老鄉到自己的商鋪做事。

  據歷史記載,1785年8月17日,美國總統華盛頓托商人在十三行購買的貨物清單中就有“一盒散裝上等熙春茶”。而這家商行極有可能是伍家的“怡和行”。因為美國商人就是伍家賒賬與各種優惠扶持起來的。

  有論述認為最初美國經濟就是依靠十三行而發展起來,如埃里克·多林寫的《美國和中國最初的相遇》一書里講,美國人建國不久就開始與中國進行熱絡的商業往來。為了買中國的茶葉,他們幾乎砍光了夏威夷和斐濟的檀香樹,殺光了太平洋上所有的海豹和海獺,他們繼續在全世界找海豹,于是發現了南極……

  表面上,伍國瑩打下基礎后,伍秉鑒順利接班,于是成為全球首富。但事實遠沒有那么簡單。

  我們從《紅樓夢》里可以知道,當時最掙錢的行業無非就是兩淮巡鹽御史、江寧織造、皇商。曹家就是江寧織造。薛蟠就是皇商,是比十三行權力更大的官商。不過薛蟠很少去廣州,生意由專人打理。林如海就是兩淮巡鹽御史。所以,伍國瑩的選擇有他的道理。

  但隔行如隔山,進入鹽業的伍國瑩巨虧。在潘啟官的幫助下重新進入十三行。伍國瑩在1787年因一點銀錢糾紛,被英國東印度公司一艘船的會計軟禁多日。

  1788年潘啟官去世,東印度公司對他的評價是“彼陷于絕境者多次,然卒能自拔,可見其偉大之魄力與手段”。

  這一年伍國瑩由于經營不善,“欠海關稅和其他稅捐甚巨”,在這一年攜款潛逃了。

  十三行幸存下來的僅兩家商行,潘家因為“其偉大之魄力與手段”存活,伍家因“攜款潛逃”而存活。

  在清政府貪腐官員敲詐勒索之下,在乾隆為了個人面子,讓十三行商人加倍賠付洋人的政策之下,行商紛紛破產。

  伍國瑩不像其他行商束手就擒,家產被充公拍賣,家人被流放伊犁。他反抗貪腐清朝的舉動是史無前例的,固然很有膽色,但也具有極強的技術性。

  電影《加勒比海盜3》中頻頻出現的中國海盜中就有張保仔與鄭一嫂。鄭一嫂這個今天中國人有點淡忘的女海盜一直是國際名人,博爾赫斯專門寫過一篇小說《女海盜金寡婦》,原文The Widow Ching中的Ching顯然應該翻譯成“鄭”。

  《黃金圈住地》一書中引用美國商人的看法,認為浩官是一位行事謹慎且膽小怕事的人,他們稱他為“the timid young lady”(嬌羞娘),顯然這些頗具海盜氣質的商人們一直眼拙,完全沒有發現浩官身上隱藏的線

  1793年,伍家結束了逃亡生涯,施施然回到了廣州!為了不那么張揚,伍秉鈞以“沛官”為商名開始經商。

  《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編年史》的作者美國人馬士顯然不太懂中國國情,他用平淡的語氣一筆帶過此事:

  “‘沛官’作為保商首次出現是在1793年,他承保的第一艘船是‘印度斯坦號’,后來則在公司交易上占有大的份額。”

  在君視民如草芥、民視君如寇仇的乾隆朝,這個犯下重罪的家庭堂而皇之地重新開張,他們承保的“印度斯坦號”是誰的船?是馬戛爾尼勛爵的。馬戛爾尼勛爵率領了包括這首船的船隊去覲見乾隆皇帝。

  伍家安全回到廣州,并一舉做成了全世界最矚目的承保生意并從此東山再起。這是伍家的第二個謎,至今沒有人能解答。

  此后伍家“簽訂茶葉合約及交貨則提到沛官,而在處理外交事務時稱為浩官”。也許是因為,與外國人交往無所謂,但經商中“浩官”如果被朝廷注銷則損失太大,但換商品名會帶來一定損失。

  潘啟官之子潘有度擔任總商之后一直推脫。三代培養一個貴族的說法是正確的,潘有度之子潘正煒又名號聽颿樓主人,鑒賞家。其實潘啟官二代潘有度已文人化,著述甚多。

  1801年,伍秉鑒接手總商的位置,也許風險已過,重新啟用了“浩官”商名,很顯然“浩官”在歐美市場的號召力更強。他雖然是伍浩官二代,但沒有滋生文人氣質,很愿意做一個商人。

  與潘家的見多識廣、語言能力強不同的是,伍家特別會算賬。東印度公司員工記得有一次與浩官核對一個大數目錢款的利息,伍秉鑒僅沉思片刻,就心算出一個數目,與東印度公司會計的計算不差分毫。

  伍秉鑒對美國商人特別友好,可能也是估算出:對目前英國一家獨大的國際局面來說,美國的崛起對中國更有利。

  亨特記載過一個故事:來自美國的C船長指揮的船上載有大量水銀。當時水銀價錢跌得很厲害,貨物卸上岸存放在浩官行里,C船長提出按市價收購。

  交易季節即將結束,每天都有新茶到達,水銀卻無人問津。若以當時的價格售出,所得款額買的茶葉裝不滿船艙。同時,消息稱紐約茶價上漲,顯示可獲大利。

  C船長決定不再等待,準備將水銀售出盡快“結賬”,立即收購茶葉。浩官對他說:“老友,你將得到滿載的貨物回程,我來供貸給你,你可以在下一次付款給我—你不必煩惱。”

  一切都安排妥當,船開始裝貨。結果裝到一半時,浩官通知船長說,由于北方各省商人突然急需大量水銀,所以他按照目前的價格清算這批貨物。由于承托人方面的這一慷慨行為,使C船長得以滿載貨物而歸。

  伍秉鑒的這種對他人極為有利的“算賬”方法,轟動了波士頓、紐約和其他美國港口,成為在美國知名度最高的中國人。

  其實,伍秉鑒本人就是東印度公司的債權人。他講信用,他也與講信用的人來往。誰有信用誰沒有信用他一目了然,這種“計算”能力應該無人能及。他不僅為在伊犁流放的商人提供生活費,還提供大量的借款給仍在廣州的十三行商人。

  世界并不平靜。中國特有的高品質茶葉是十三行的核心產品,中國獨享此豐厚利潤長達百年,全世界植物學家都試圖引種茶葉,包括當時最偉大的植物學家林奈。

  “1843年7月6日,從英國啟程四個月后,中國的海岸第一次進入到我的視線當中。”這是英國茶葉大盜福瓊在他的《兩訪中國茶鄉》一書中的第一句。

  據學者胡文輝考證,早在17世紀末,德國博物學家、醫生A.雷克已從日本將茶籽帶到爪哇,并培育成功;19世紀前期,荷蘭人賈克布森六赴中國,最后一次更在清政府懸賞其首級的情形下,帶回700萬顆茶籽和15名工人,成就了爪哇的茶業。即便在英國人這邊,在福瓊的中國行之前近20年,喬治·詹姆斯·高登、查理斯·加爾夫(傳教士)就已得到總督威廉·班庭克的強力支持,赴華并購買到大批武夷山茶籽了。

  1834年4月21日,英國茶葉委員會派委員會秘書高登前往福建采集茶籽,運回印度種植。

  葉檀在《250年前的中國首富》一文中披露,英國重金聘請中國茶農去阿薩姆傳道授業。中國商人進行了血腥的抵抗,首批前往阿薩姆的17名中國茶農全部被刺殺。

  有學者猜測,這次暗殺活動,一定是在國際貿易中長期保持警惕心、有能力策劃并實施的人,顯然非伍秉鑒莫屬。在顢頇無能、醉心貪腐的政府之外,伍秉鑒的眼線遍布東南亞,維持著國家的財政收入。

  1839年1月10日,阿薩姆茶在倫敦的民辛巷(Mincing Lane)拍賣。

  1843年,伍秉鑒去世。五口通商口岸中有廈門、福州。英國的自由商人可直接去福建茶山與茶農交易。價格當然比之前十三行的茶葉便宜很多。在茶山上,除了商人,隨之而來的還有福瓊。

  他什么都見到了:茶農為了賺取眼前利益,“綠茶染色,紅茶摻土”,更有甚者,一種叫“綠茶陰光”的假茶,里面摻和滑石粉。

  據周重林《茶葉戰爭》介紹,這個制茶“機密”被福瓊披露后,華茶被驅逐出英國市場,廈門茶更成了低劣的代名詞。福建茶的價格已經低到印度茶價的25%。

  1877年,胡秉樞撰《茶務僉載》,他仍對西方人不喜滑石粉頗有微詞,認為在綠茶中加這點料是必須的程序。他提供的注意事項則是“看緊掌秤人”之類秘訣。伍秉鑒去世僅30年后,中國茶的生產理念已衰落至喋喋不休的抱怨了。

  1910年,上海《大同報》主筆英國人高葆真總結了華茶由盛而衰的原因,林林總總,其實不妨一言以蔽之:世間已無伍秉鑒。今天,總有人問為何7萬家中國茶企不敵一家立頓,答案亦復如是。

責任編輯:泉州茶葉網

泉州茶葉網獨家出品

新聞由機器選取每5分鐘自動更新

手機:15106089909 郵箱:364655466@qq.com
地址:福建省泉州市安溪縣

上海快三平台上海快三主页上海快三网站上海快三官网上海快三娱乐 常州 | 温岭 | 那曲 | 六盘水 | 桐城 | 嘉峪关 | 日照 | 吉林 | 汕尾 | 本溪 | 海南海口 | 苍南 | 德阳 | 淄博 | 定州 | 保山 | 宣城 | 万宁 | 莱芜 | 辽源 | 沧州 | 龙口 | 启东 | 承德 | 博尔塔拉 | 大庆 | 馆陶 | 桐乡 | 阜阳 | 南充 | 河源 | 临夏 | 郴州 | 安康 | 林芝 | 嘉兴 | 宿迁 | 宣城 | 东台 | 三沙 | 驻马店 | 景德镇 | 来宾 | 渭南 | 五家渠 | 昭通 | 黔东南 | 萍乡 | 梅州 | 图木舒克 | 巴彦淖尔市 | 贵州贵阳 | 巴音郭楞 | 湛江 | 淄博 | 湘潭 | 山南 | 青海西宁 | 邯郸 | 滨州 | 新沂 | 白银 | 如东 | 四川成都 | 东莞 | 仁寿 | 醴陵 | 舟山 | 图木舒克 | 曲靖 | 江苏苏州 | 大丰 | 阿拉尔 | 玉环 | 海东 | 榆林 | 安庆 | 鄢陵 | 茂名 | 铁岭 | 仁怀 | 湘潭 | 厦门 | 咸阳 | 仁寿 | 乐平 | 柳州 | 那曲 | 吕梁 | 信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儋州 | 岳阳 | 新余 | 泉州 | 日喀则 | 肇庆 |